法国议会结束“超长会期”权力格局变化使马克龙风光不再

法国议会结束“超长会期”权力格局变化使马克龙风光不再

根据宪法规定,国民议会议员的常规会期(session d’ordinaire)本应于6月底结束,但鉴于多项立法的紧急程度,总统马克龙动用政令,在7月召集了议会的特别会期来紧急审议法案。

召开紧急会期最直接的原因在于,由于今年上半年总统大选以及随后的立法选举,导致政府希望推行的新改革以及实施的新措施始终未能通过议会审核而最终落地。对于刚刚成功连任的马克龙来说,如果在第二任期开始后长时间内不推行具体改革,容易给民众留下“不作为”的印象。

这一临时“加塞”的特别会期不仅让不少议员不得不重新安排自己的暑期度假计划,更是让其中不少人过上了日夜颠倒的生活。7月22日凌晨,议员埃梅里克·卡隆 (Aymeric Caron) 在自己的推特账号上写道:“(已经)凌晨1点18分,仍有六条法案要审议,我们整夜就要在这里度过了……(我)不确定在疲惫的促使下,民主是否会有效率。”

这样的情况不止一次在7月出现,以至于国民议会议长不得不鉴于已经筋疲力尽的议员们,多次宣布审议暂停,在当天下午继续。

这样僵持的局面之所以出现,是因为在立法选举结束后,没有一个党派或者联盟能够掌握议会绝对多数,每一个法案,甚至是法案中的每一条都需要长时间的讨论和磋商。而面对来自各个党派的修正案,以及由政府强加的时间表,两层压力叠加下,加班工作对议员们来说成了家常便饭。7月27日,政府为了加快立法进程,甚至于当日凌晨两点组织了一次投票。

当地时间2022年8月2日,法国巴黎,法国国会议员们参加瑞典和芬兰加入北约(NATO)的批准案审议会议。本文图片 人民视觉

在此次特别会期期间审议的法案主要有关保护法国民众购买力和新冠防疫措施,两者各有各的紧急之处。

在购买力问题上,随着俄乌冲突进一步发酵,以及供应链受新冠疫情影响而不稳定,自今年年初以来,法国通货膨胀一路加重。根据法国国家统计与经济研究所(Insee)7月29日发布的预测,法国7月通胀指数将达到6.1%。而所有人都期待的拐点由于能源价格进一步上涨,目前来看仍旧遥遥无期。

随着夏去秋来,取暖产生的费用毫无疑问将成为不少法国家庭又一笔重要开销。更不用说对于刚刚从新冠疫情中恢复不久的法国来说,保护居民购买力,也是经济能够持续复苏回暖的保证。

在疫情防控方面,根据2021年11月通过的法律,除非议会重新授权,为了应对新冠疫情设立的卫生紧急状况将于2022年7月31日结束。而之前引发强烈争议的“疫苗通行证(Passe vaccinal)”将随着卫生紧急状况的结束而作废。政府也将不能以新冠疫情为由对民众出行施加新限制。当下的法国,尽管疫苗接种已经大范围铺开,但是随着各种管控措施放松,还是为病毒提供了一定的可乘之机。

作为马克龙第二任期开始后优先解决的事项,有关疫情防控以及保护购买力法案在议会中的通过过程反映了当前法国议会中的力量对比。马克龙不再拥有议会的绝对多数,尽管大多数政治意图仍能够通过,但反对派力量在议会中得到加强。

这一点在有关疫情防控的法案的通过上,得到了体现。政府提交议会审议的法案中主要包括两项措施:继续允许政府采集与新冠病毒检测相关的健康数据资料,直至2023年3月31日;保留检查12岁以上出入法国人群“健康通行证”的可能性。

如果说,这个法案中的第一条仍可以较为顺利通过的话,那有关重启“健康通行证”的措施,就成为了议会反对派的众矢之的。

为了尽快恢复正常生活秩序,同时降低新冠病毒传播,马克龙去年夏天提出将“健康通行证”转变为“疫苗通行证”的措施。在这一措施下,只有接种疫苗者才可以正常出入餐馆以及博物馆、电影院等娱乐场所。

当时提出这一措施时,极右党派“国民联盟(Rassemblement national)”以其损害公民自由而反对;则希望可以强制接种疫苗,而不靠这种模棱两可的方法来推进疫苗接种。不过,当时马克龙的党派尚掌握着议会绝对多数,尽管反对意见时有出现,体现马克龙本人主观意志的“疫苗通行证”最终仍然在议会中通过。

时过境迁,如今议会中没有了绝对多数的党派或党派联盟,反对派对重启“健康通行证”猛烈抨击。这一条在国民议会对法案的一读中被否决。对马克龙政府更不利的事在于,传统共和党(LR)也在这一条文的表决上加入了反对派。

虽然该法案之后仍整体在国民议会获得通过,并且在后续与共和党占多数的参议院协商中添加了有关允许政府核验核酸检测阴性证明的内容,但随着有关“健康通行证”的条文被否决,这条法案中政府最看重,也是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仍没能逃过议会中反对派的阻击,最终夭折。

在保护购买力方面,政府争取其提议的措施获得通过的斗争更加艰难。一方面,随着物价上涨带来的通货膨胀愈发严重,法国社会内部对这一问题高度重视为各党派就这一议题做文章创造了条件。此外,购买力法案由于涉及到预算调整,因此在法案本身之外,与之配套的政府预算修正案也需要争取议会同意,这就为反对派提供了更大的空间。以上特点就注定了围绕预算变更幅度,以及救助措施力度,各党派之间激烈辩论与交锋无法避免。

尽管政府成功说服议会在法国港口城市勒阿弗尔(Le Havre)修建一个浮动的液化天然气处理装置接受来自中东的液化天然气;为法国国家电力公司(EDF)完全国有化拨款;维持于去年秋季宣布的“能源盾牌(bouclier énergétique)”来抵消能源价格上涨对法国家庭的影响;同时利用取消公共视听贡献费(redevance audiovisuelle)来为法国家庭减少负担。但除此之外,购买力法案其他每一条具体措施背后都隐藏着无数唇枪舌剑。

为了保护法国家庭的购买力,法国政府提出的方案主要从增加居民收入以及保障基本需求两个方面入手。

据8月4日召开的、由七名参议员和七名国民议会议员组成的对等混合委员会(Commissionmixte paritaire)达成的最终版本,法国政府增加居民收入的措施主要是允许员工买断自己的调休工时,提升免除加班工资个人所得税上限,以及进一步免除企业发放额外工资的税负。

除此之外,政府还将在9月向法国最清贫的家庭发放100欧元的“食品支票”,而针对养老金、最低社会保障的福利,政府也提出将会顺应通货膨胀总趋势进行调整,以平抑物价上涨的趋势。

不过,在法案通过背后,却是法国议员的集体失望。在接受法国媒体Médiapart采访时,激进政党议员、法国国民议会财政委员会主席埃里克·考克莱(Éric Coquerel)表示:“这两项法案(指购买力法案以及与之配套的预算修正案)的结果表明它们只有在才行得通。议会多数派与共和党人在意识形态和机构上的统一才促成了这些法案,(但)这些法案并不是好法案。”

尽管自从丢失议会绝对多数地位后,马克龙政府一再表示自己将采用新方法与各派政治势力达成“妥协”,但从最终结果看,政府口中的各派,并不包括议会中所有党派。除了出于维护共和国价值观而排斥极右政民联盟外,激进政党“不屈法国”及其盟友也因为其提议的措施会极大增加政府开支而不被政府及多数派看作是优先合作对象。一番权衡之下,政府将橄榄枝伸向了传统政党共和党。

尽管上半年进行的总统和立法选举中,共和党创下了其史上最差纪录。但这次的保护购买力法案中不少内容都体现了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瓦莱丽·佩克雷斯(Valérie Pécresse)在竞选期间的代表性口号:“干的越多,挣得越多(travailler plus pour gagner plus)”。

尤其是在如何增加收入这一问题上,政府不得不向共和党的提议多次让步以换取共和党议员支持。共和党自身也采取了相对务实的态度。一方面,对与政府合作保持着开放态度,同时利用自己优势,在法案最终版本上留下了属于自己的烙印。而在参议院方面,由于共和党本就拥有多数地位,更是如鱼得水。

法国议会议事规则也为共和党进一步放大影响力提供了机会。为了统一两院最终通过的法案文本,国民议会和参议院会组织政府无法插手的对等混合委员会(Commissionmixte paritaire),以便参议院议员和国民议会议员在各自一读投票后磋商最终版本。对等混合委员会成员由七名国民议会议员和七名参议员组成,各党派在其中所占人数根据它们在议会中席位的比例决定。受益于这样的规则,共和党成员在该委员会中数量最多。

议会中这些变化,对政府所产生的作用更是愈发显现。根据最新的时间表,法国议会在今年9月将不会根据惯例提前召开特别会期,而是按照宪法中的规定,于10月3日开始正常会期。这一特例,一方面是为了补偿议员们在暑假期间的加时工作,另一方面也为政府与其他政治力量预先协商提供了更多时间,以便其为自己的提案尽可能多地争取支持。

此外,政府也吸取了这一个月以来的教训,为了尽可能减少议会审议时间,总理要求每个政府提案都要尽可能简短。可能谁也想不到,10月份国民议会将会审议的法案将会只有短短三条,哪怕它涉及到目前法国众多求职者的失业保险改革措施。

发表评论